•   VR,中文名為“虛擬現實技術”,即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有效結合。這種技術可以讓使用者進入一個非常奇妙的虛擬世界,但又覺得很真實、很立體,能夠三維成像。這種技術基於具有“沉浸性”和“交互性”係統的計算機,它的基本要素是“遙在”。VR可以把“遠處的”的場景“移動”到“眼前”,而且使用者還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來幹預場景。正是基於VR的這些特性,國內外諸多學者都把VR當作是“超媒體”技術的核心支撐來研究。它具有不可估量的傳播“超能力”。因而,當美國南加州大學安納伯格傳播與新聞學院的Nonny de la Pena在她2010年發表的論文上首次提出“沉浸式新聞(ImmersiveJournalism)”(VR+新聞的源頭)這一概念時,VR+新聞成為了新聞報道的一種新方式。它賦予了傳統新聞更為有趣的“沉浸感”虛擬互動模式,這一技術的運用打破了傳統新聞在距離和空間上的局限,讓受眾身臨其境地去感受新聞。

      一、VR+新聞技術國內外發展現狀

      2013年,美國最大的報業集團——甘內特報業集團旗下的《得梅因紀事報》打造了首個解釋性新聞項目“Harvest of Change”,這被認為是首次在新聞報道中運用了VR技術,標誌著VR技術開始在美國新聞界真正興起。2015年,《紐約時報》推出了“NYT VR”虛擬現實APP,並為《紐約時報》的訂閱用戶免費提供了100多萬個由穀歌開發的“Cardboard”紙盒眼罩,這一項目被認為是VR+新聞的正式起步。

      在國內,VR+新聞大致起步於2015年,人民日報製作了“9.3”大閱兵VR全景視頻,新華社製作了《帶你“親臨”深圳滑坡救援現場》的VR+新聞。在2016年,比較有代表性的VR+新聞應用,如央視網運用了可實時拚接10個高清全景攝像頭的4K全景攝像機,全景直播了體壇風雲人物頒獎典禮。央視新聞頻道在2016年9月15日直播了天宮二號發射特別節目《築夢天宮》,在介紹神舟十一號的時候,演播室讓虛擬的神舟飛船從屏幕裏“飛”了出來;在介紹飛行器的內部構造時,主持人更是“穿越”到它的內部,讓觀眾對飛行器的構造有了更直觀、更生動、更具體的認知。

      二、VR技術給新聞報道帶來的改變

      (一)新聞報道形式的改變

      在新媒體發展起來以前,新聞的報道方式基本都是文字、圖片、音視頻等語言符號。而VR新聞不再局限於對新聞的簡單陳述,而是營造出360度全景。這打破了時空的限製,讓用戶沉浸於一個“仿真”的新聞場景中,也為真實、全麵、客觀地表達新聞提供了更多可能。舉例來說,前文提到的新華社製作的VR+新聞作品——《帶你“親臨”深圳滑坡救援現場》就借助比文字和圖片更有震撼力和衝擊力的方式——VR虛擬現實技術來進行報道,幾乎現場重現了整個災難發生前後以及救援的真實場景,也更容易被受眾所銘記。

      (二)新聞傳受關係的改變

      VR+新聞表述方式的改變使得VR+新聞的用戶不再是“局外人”,而是新聞事件的“現場目擊者”。在傳統新聞中,用戶獲取信息多是間接、被動的。然而,VR+新聞打破了第三人稱的敘事方式,以用戶為第一視角,增加了用戶的選擇性,提升了用戶體驗。舉例來說,在紐約時報的VR+新聞作品《流離失所》中,用戶能夠直視新聞故事中的人物,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並跟隨他們的腳步探索新聞事件發生的地理環境。

      (三)新聞製作方式的改變

      作為一種新的新聞形態,VR+新聞的普及為新聞生產者提出了新的要求。除了傳統新聞工作者所需的采寫、編輯、攝錄等方麵的能力外,他們還要學習、掌握VR+新聞的拍攝、製作流程。對傳媒業來說,具備有專業技術的人員將和優秀的內容生產者一同受到行業的青睞和重視。

      三、VR+新聞在實際應用中存在的問題

      (一)真實性

      在前文中我們已經提到,VR的一個特性是“交互”,是可以人工幹預的。這個特性對於新聞報道可能產生新的挑戰:新聞的真實性經受挑戰。眾所周知,新聞的核心就是真實,新聞的生命就是真實,要原原本本地將事件客觀地報道出來。可是,VR技術卻創造了一個虛擬與現實合成的世界,雖然也有影像,但它卻不是一個完完整整的原始環境。這個世界可以讓觀眾身臨其境,但這個環境會被懷疑,也許新聞環境本身就是“被創造”出來的場景。我們看到的VR+新聞到底是真的嗎?這可能會是日後的一個重點議題。

      (二)成本高

      VR新聞製作成本高,要在一定的技術支持下才能完成。所需經費大,且生產過程長,目前難以進行大規模的製作。有些VR視頻花費幾周時間就可拍攝完成,但有的則需耗費幾個月,製作周期相當長。

      (三)選題有限

      目前畫麵感強及視覺衝擊力強的新聞報道中,更適用於VR技術;而在一般情況下,如在動態新聞或非常抽象化的經濟報道中,並不適用於此技術。因此,目前可供報道的VR新聞的題材非常有限,其隻適用於相關解釋性、新聞紀實、娛樂、體育賽事或現場複製難的新聞事件報道中。

      四、VR和新聞如何更好地融合

      (一)堅持以內容建設為根本

      獨具特色的內容是媒體的源頭活水。沒有獨具特色的內容,再先進的VR也隻會是亮麗的外包裝。每一種新聞媒介都要有與之匹配的呈現風格,報紙以文字為主,視頻以圖像為主,發展到微博、微信則要求短小精幹、圖文並茂。VR也是如此,要結合VR的傳播特性和形態,對內容進行加工,讓其與這一新平台相匹配,讓受眾歡迎,才能讓自身掌握新聞傳播戰場上的主動權。

      (二)嚐試跨界相融

      當前,各行各業都提倡“跨界組合”,演員跨界歌壇、歌手跨界小品、小品跨界電影,各種娛樂形式的組合充分展現著一位演員的綜合實力。媒介傳播也在跨界組合,以習近平主席在人民日報“兩微一端”上發表問候語音來說,以“總書記給你來電話”的方式吸引讀者,而且,內容還可以在各類新媒體上同步傳播,比如各類客戶端、微信公眾號、微博以及互聯網跨界運營平台等,讀者還可以自行分享。如果沒有這些媒介平台的“互助”相融,僅作為紙媒的人民日報不可能創造這樣的傳播奇跡。因此,VR技術在與新聞的融合過程中,也應嚐試各種媒介載體的跨界相融,將會產生更好的傳播效果。

      五、結語

      從紙媒問世,到廣播、電視、網絡的興盛,再到VR技術的興起,媒介技術的發展史也是媒介“沉浸感”的進化史。VR+新聞的出現,豐富了傳統新聞業的新聞報道形式。未來傳媒業的發展,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前沿性技術的發展。雖然在VR的發展進程中仍有一些尚待解決的問題,但總的來說,“VR+新聞”的模式不僅契合了VR 產業發展的方向,改變了新聞的傳播形態,也對未來的傳媒發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