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者們正在研究虛擬現實如何幫助治療創傷性應激綜合征、神經性厭食症和焦慮等疾病。

      研究者發現,虛擬現實(VR)不僅僅是一種流行的電子遊戲方式。它也可以應用於醫療。

      “頭戴式設備展現的虛擬現實能給人們帶來什麽?”斯齊普·裏佐教授,南加州大學創意科技學院醫用虛擬現實項目的負責人說道,“它能讓人沉浸在某種可控的模擬環境之中,從而幫助他們克服恐懼或者直麵過去的創傷。”

      裏佐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研究虛擬現實的潛在醫學應用。他早期的研究探索了模擬遊戲環境對腦部創傷恢複的作用。這項研究獲得成功後,他開始研究其它方麵的應用。目前已經證明虛擬現實有助於治療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進食障礙、抑鬱症和注意力缺乏症。

      虛擬現實對於PTSD治療最為有效。PTSD患者一般通過遠離創傷事件相關的焦慮、恐懼、回憶和思緒的誘因來緩解病情。然而這種措施隻能提供短期保護,長期來看,它強化了把這些誘因當作有害事物的認知,使得病人更難痊愈。

      為了攻克這一難關,心理學家發明了極為有效的逐步接觸療法。這一療法要求病人逐漸而反複地回想起創傷事件。其原理是,通過這種想象中的接觸,PTSD患者可以處理與創傷事件相關的情緒,認識到沒有什麽好害怕的。

      這一療法的問題在於必須依賴想象。但人真的能清楚有效地回想起創傷經驗嗎?那些不願意或者無法回憶的人又怎麽辦?

      於是虛擬現實閃亮登場。這一技術並不讓人想象場景或者事件,而是把使用者從醫生麵前的舒適長椅上安全地傳送到另一個空間。

      “這就是這項技術的魅力。人們在認知層麵上和自己所恐懼的事物互動,而大腦卻能身臨其境地做出反應。”

      裏佐認為虛擬現實介入治療的好處是多方麵的。它繞開了人類的逃避傾向,同時“欺騙”大腦相信這一暴露是真實的。

      據裏佐所說,大腦額葉知道這隻是模擬,但邊緣係統,也就是戰鬥-逃跑區域能夠身臨其境地做出反應。

      “這就是我們嚐試實現的。我們試圖激活恐懼,與此同時沒有任何實際的壞事打破條件循環。”他說,“這就是這項技術的魅力。它讓人們在認知層麵上和自己所恐懼的事物互動,而大腦卻能身臨其境地做出反應。”

      和所有暴露療法一樣,VR療法使患者逐漸習慣刺激或者場景,以確保他們不會遭遇二次創傷。但是患者的意願仍然重要。然而,即使獲得了知情同意,並且過程循序漸進,仍然有證據表明長期暴露在誘因下——被認為是PTSD的“黃金標準”療法——也可能在某些患者身上弊大於利。據Slate期刊報道,研究者發現該療法導致部分老兵產生暴力、自殺和抑鬱傾向。這一現象和基於虛擬現實的暴露療法之間的關係尚未明確。

      裏佐的實驗室和許多患有PTSD的士兵和老兵合作。他的研究表明,虛擬現實療法比傳統療法更加有效。比如在2014年的一項研究中,20個現役士兵平均每人接受了十一個虛擬現實沉浸療程。其中16士兵在接受治療後不再患有PTSD,並且這20個士兵人均PTSD症狀減輕百分之五十。2019年1月的一項研究發現,這一療法對於軍隊中的性創傷也十分有效。截至治療結束時,53%的老兵被診斷患有PTSD,三個月後這一數字降低到33%。

      其他研究還發現,虛擬現實有助於治療車禍受害者和卷入世貿大廈襲擊事件的市民和救援人員。

      基於相同的原理,這一科技在治療焦慮和厭食等失調疾病方麵也卓有成效:將患者暴露在他們恐懼的事物麵前,jiang從而使他們逐漸克服自己的逃避行為。

      朱賽佩·裏瓦博士發現虛擬現實的沉浸特性有助於治療進食障礙。作為意大利米蘭天主教大學心理係教授以及神經心理科技應用實驗室的首席研究員,裏瓦於1995年首次戴上了虛擬現實頭盔。一種奇妙的感覺擊中了他:他無法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那時他正在研究神經性厭食症,在他看來這種疾病是“身體感覺的混亂”。他開始思考讓進食障礙患者體驗虛擬現實環境能否幫助他們克服這一疾病。

      之後的幾年裏,裏瓦開發出“具現式”虛擬現實體驗。在這種體驗中,身體尺寸認知失調的患者可以寄居於另一副尺寸不同的身體。這種具現化可以減輕厭食症患者的認知失調。據裏瓦所說,這一技術的工作原理是,由於身體尺寸認知失調,大腦模擬出的身體比實際更大。要糾正這一認知,可以用大腦無法預期的真實模擬來欺騙它,使其改變認知。

      “當你進入另一副軀體,你的大腦會感到震驚,因為它無法預測和展開行動。”他說,“這迫使大腦重新計算身體的經驗。”

      裏瓦同時在研究虛擬現實如何治療暴食症。由於大腦中連結食物認知和進食欲望的機製出現故障,暴食症患者無法停止對食物的渴望。為了幫助患者克服這一機製,裏瓦發明了一種沉浸式虛擬現實環境。在這種環境中,人們暴露在他們所渴望的食物之中。通過模擬食物,被研究者不得不抗拒吃掉它們的欲望,從而緩慢學會分開對食物的認知和進食欲望。

      這種介入療法比傳統的行為療法更加有效地抑製暴食症。裏瓦認為這是由於比起單純的語言,虛擬現實對人的影響更加深遠。

      “虛擬現實直接影響情感和認知機製,而這些機製是人類情感和認知的基礎。”他說,“認知行為療法更適用於糾正對特定情感和感覺的理解。隻有同時改變兩者才能達到治療效果。”

      目前為止,所有這些醫療應用都局限在實驗室裏。隨著這一技術逐漸普及,研究將持續證明其功效,裏佐和裏瓦說,他們已經看到在不遠的將來,全世界的醫生都會使用虛擬現實技術。同時兩位研究者都明確認為,虛擬現實不會代替傳統療法,而是輔助它。

      “人們會說,‘哦,所有治療都會在虛擬現實中進行。’但這種看法錯失了重點。它隻是對於虛擬現實的狂熱。”裏佐說,“我們能夠清晰地辨別什麽是騙術,什麽是啟發性的觀點。研究將會記錄下真正有價值的東西。”